[正文]第十届江西谷雨诗歌节暨"2012江西(资溪)谷雨诗会 | 民生博客测试版 - 江西文明网
您现在的身份是游客。 首页 | 登录 | 立刻开通自己的博客
 

1、春天组歌

          
林莉

油菜花开满大地


    
我能感觉到绚烂,像
  透明云雾的阴凉和神秘
  从山冈上滑下来,从
  裸露的肩上滑下来
  
  春天呵,如此寂静
  令人焦虑不安
  可我分明是窥见了疯长之美
  从大地的肺腑吐出金色的狂澜

梨花开满山凹

现在可以闭上眼,听梨树从山凹传来颤抖
密语
哗哗——哗哗哗——
一夜之间,它们笃定要和我共白头
这是春天推出的一场盛宴
一匹匹小白驹怯怯地出场
挤满十里长的山凹
这漫无边际的汹涌,无助的汹涌

青草漫过了河岸

再待些时日——
天就暖了,春见就要吹过来
它们会苏醒、复活,一寸寸
从地底下往上钻、往上长
一眨眼就漫过了河岸
草啊,这大地的王者
我深信它内心沉默着风暴
我深信大地之爱永无止境

白玉兰在黑夜里开放
        
我看见一只羊,满身披着露水的羊
从午夜的树丛里悄悄地出来
它有羞怯的眼神,它有惊慌的表情
它有膨胀着的肺腑和心肝
它在黑暗里一点点变白,一点点颤抖
哦,这桀敖的羊,深夜里不安分的羊
它年少轻狂多像我
可我捉不住它,只好随它一同被月光流放

最美的时刻

要慢一点,放轻脚步,等到风从背后涌来
天色暗下来,那星星都亮了,在这寂寥的途中
慢慢地我就会开紫色的、魄的、蓝色的花
细碎的、美的、惊惶的,散发甜蜜和忧伤
风细细地吹,它们最终替我说出沉醉、汹涌和狂妄
最美的时刻我不比任何一朵花藏得更深
秘密的花蕾被打开,大地如此温良,疼痛如此纯粹

春天手记
 
在春天,不是谁都需要遍野的油菜花开
不是谁都需要成群的蜜蜂在嗡嗡歌唱
倘若有人连夜赶来,在无人的后山坡上留下来
 
我愿意相信他就是那个我年少时梦见的养蜂人
 
我愿意相信他和我相同
 
他有他为蜂王的幻想,我有我做蜂箱的愿望


 

2、血与黑
程维

以血砚墨的人
那么庄重、镇定
一脸肃然
他要写什么

以水砚墨的人
那么轻松、潇洒
衣袖拂过
流水行云

以血砚墨的人
重要的不是写些什么
他的行为本身
就是答案

以水砚墨的人
写些什么都不重要
他的字迹笔意
便是一种人生

以水砚墨者为书法
以血砚墨者即生命

 

 


3
、与母亲书
大卫
  
没有辽阔可供挥霍
你走后,天天皆落日
别人家麦子就要收割了
南风一遍遍地吹,原谅你
没经允许就把我生了下来
需要一阵风,把芒吹成芒
刺吹成刺
 
12
岁之后就没人喊我回家吃饭了
仿佛我就那是那野孩子,野到
可以随时消失
叶子说黄就黄了
河流转几个弯就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那些水去了哪里
天上的云彩飘着飘着就没了
妈妈,这些都是让人没有办法的事
 
你当初生下我
肯定也同时给了我一个想要的生活
现在的生活却不是我想要的
这说明你没有生下我
或者说,这些年来
我过的都是别人的生活
无人的夜里,已经哭不出来了
流泪是多么奢侈而无聊的事
许多次想到死,一想到
死是早晚要来的事
妈妈,我又不急了……
 
你的存在与消失
对我而言都是巨大的失败
把你种在地里都31年了,到现在
还没有长出来
我爱这个世界,因为她
残酷得美
妈妈,你走后,天下没有一个怀抱
值得我崩溃……
 

 

 


4
、如果可以
             
吴素贞
如果可以,我愿意
我是一间银匠铺里的师傅
她有着与铁匠师傅截然不同的
轻与柔
慢与缓
她懂得月光与日光相容之后的美
 
如果可以,我会用宋词的韵律
敲打手中的每一件精品
桃花耳坠左右双调,用的是虞美人
紫荆手链,三十三环
环环相扣
身佩如梦令般的淡淡情思
 
当然,我定会在月朗之夜
为自己打上一件名曰
陌上花的发簪
它盘花九十九朵,敲打九十九锤
雕刻九十九天
曼妙的春风词笔是它的落款
 
如果可以,我就开着这么一间银铺
头插簪花
当你不小心走上阡陌
听到宋词般的婉约锤音
那么,我的银匠铺
就在你右手的烟村人家里
 

 

 


5
、未死的树
  

我是在苦难中认识这穷汉的。
严冬时,它残叶萧萧凋尽,肩胛袒袒裸露,头颅疏疏光秃。它赤贫,赤贫得不屑害怕霜欺雪压,风敛雨夺,雷袭电击;它赤贫,赤贫得直面僵冷的朔风而扬声大笑。
我是在苦难中认识这穷汉的。
规劝它离开这破脊的山坡。它说:离开它而死,不如死也不离开它!规劝它回避严酷的冰冻。它说:我坚信春天会降临!
……
果真,春来时,披给它一身闪闪灿灿的金紫色的叶蕾,把它打扮成满身珠光宝气的侯爵。
它,是个富有者了!
但它笑了笑:我,仍然是穷汉啊!
真的吗?
真的!我从不想占有一苞一叶。我的爱,全给了土地,给了耕耘的人们,给了我们共有的春天。

 

 


6
、真正的树
凌非

真正的树的真正的花朵不是花朵,是根
真正的树的真正的果实不是果实,是年轮
真正的树
所有的枝条都是会思考的神经

真正的树
是被活埋得只剩颈脖和头颅的英雄
要选也选在冬天就义
临死前对着狂妄的北风
破口大骂
真正的树就是这样:即使破口大骂
也不呻吟

真正的树
是大地书案上
拧亮自己内心的一盏灯
是神烧焦的手
一边拉近孤独而弱小的人
一边让他们在自己的心灵上站成巨人

 

 


7
、一棵树
浇洁

我是一棵树,一棵长在房前屋后的树。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春天,我欣欣然长出了绿叶,一张张,一片片,蓬蓬勃勃,葱葱茏茏。不为什么,只为了我的根能扎得更深,只为了我的枝能探视赋予阳光的五彩晴空。不知怎么,却有许多人来到我的树荫下下,嬉耍的孩童,闲谈的老者,相拥的恋人。我可以给人这么多的欢乐,自己也不知晓。我只生长我自己,什么也没做。
秋天,我纷纷然落叶,一张张,一片片,飘飘洒洒,飞飞扬扬。不为什么,只为了我的根能扎得更深,只为了我的枝能膜拜滋养自己的土地。不知怎么,却有许多人来到我的身边,他们拾捡着我的落叶,喝酒、吟诗,喧乐。我可以给人这么多的快乐,自己也不知晓。我只生长我自己,什么也没做。
我长啊长啊,蓊蓊郁郁,遮天蔽日,轰轰烈烈。我身上落满了七彩阳光,落满了甘霖雨露,落满了如水风声,落满了虫鸣鸟唱。我招揽了众多惊喜,爬来了藤蔓,引来了蜂蝶。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只生长我自己。
无数个春花秋月,我老了,人们把我锯了下来,做家具、当柴火,火光中有我载歌载舞的欢声,笑语中有我一生的幸福荣耀。我只留下一树墩子了,还有人坐在上面停歇,思索人生的开端。
我长成了一棵树,并以一棵树的方式在世界上消失,这便是生命中最美的哲学。

 

 

 


8
、我拾到一双眼睛
刘华

谁把眼睛丢了?
我拾到一双眼睛。
它是两滴亮晶晶的露珠,
它是两颗水灵灵的星星;
它像雨后蓝天一样纯净,
它像仲秋月夜一样深情。
谁把睛睛丢了?
这双美丽的眼睛……

谁把眼睛丢了?
我拾到一双眼睛。
它是两柄明晃晃的利刀,
这是两盏光闪闪的桅灯;
它像雪里青松一样高洁,
它像医院手术室一样冷峻。
谁把眼睛丢了?
这双正直的眼睛……

我相信这是你的眼睛,
为什么你不承认?
莫非你要回避镜子里那憔悴的容颜?
莫非你要遗忘日记里那枯萎的青春?
莫非你不敢回顾寒夜的梦境?
收下吧,你的眼睛,
你该用它去召唤迟来的爱情……

我相信这是你的眼睛,
为什么你不承认?
莫非你不能接受阿谀者的媚笑?
莫非你不能容忍告密者的嘴唇?
莫非你不愿看见懒、市侩、禄蠢?
莫非你不愿看见利欲、权欲、野心?
收下吧,你的眼睛,
你该用它去逼退淫邪的眼睛……

谁把眼睛丢了?
怎么没有失主认领?
我多愿有十双眼睛去抚慰受伤的心灵,
我多愿有百双眼睛去烧毁昨天的阴影,
我多愿有一千双眼睛去扫荡空间的病菌,
我多愿有一万双眼睛去寻找蒙住眼睛的亲人。
诗人,为我喊一声吧,
我拾到一双眼睛……

 

 

 



9
、写在春天的短章
     
三子

我知道那些昆虫的喘息

我知道它们,在潮水渐涨的夜晚
我知道那些昆虫的喘息
那一只漆黑的蚂蚁,停止了秘密的爬行
在暗处的洞穴,一缕温柔的月光使它
悄然受孕。一条蚯蚓将蜷曲的身体伸直
泥土的深处,它的呼吸加重了大地的湿气
我知道一只甲虫在体内脱壳,一只蜜蜂
在梦中盲目采集,一条蚕
开始吐丝——潮水渐涨的夜晚
在我走过的旷野,在春天寂静一片的村庄
在一场如期而来的骤雨过后
我知道那些昆虫黑暗中的颤栗,春天
已经到来,带着它们命定的不安和窘迫
我知道春天已经到来

油菜花 

故乡三月涌出的绸布的彩霞:油菜花 
丘陵和山冈藏起的迷茫的人家:油菜花 
目光在泥地里栽种,在时令里施肥 
这一个豆蔻的姐姐捱过了冬寒,在乍暖的 
正午出嫁。一颗心在扑扑地跳: 
油菜花;一嗓子哭声撕破童年和 
田埂上萦绕的唢呐:油菜花 
日子在手心攥出了水,父亲的脊背向着我 
弯下——故乡的三月,绸布展开岁月的枝节 
那个赤足的孩子在田野里喃念:油菜花 
那条通往故乡的路途洒下:油菜花 
又一年,雨水浇注的泥地在渐渐腐软 
又一年,骨头的夹缝里开出了大地惊惶的花

蝴蝶和匆忙之美

匆忙的早晨和匆忙的蝴蝶之美
匆忙。那露水之上晕眩的双翅

我为什么想起春天和大地的花篮
一种忧伤,我为什么想起
一个春天,一只花篮,我又为何忘记?
春天之书

春天,请把桃花、李花、菜花收藏殆尽
把大地的梦想和隐秘抱在怀中
春天,请把蛉虫、蚂蚁、蝗蚓的眼睛打开
被南风所引领,把匆忙的踪迹指向苍穹
春天,请把远方的马车、汽车、火车一并驱赶
沿着四个方向,轰隆的雷声疾驰而来疾驰而去
春天,请把山川、河流、田野的布匹铺展
无边的布匹铺展,生长和消亡同样从容
春天,请把一道闪电劈进心脏的内部
这一颗孤独的心脏,接纳了我与生俱来的痛




 


1
、大觉山礼赞

资溪 付小平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
我第一次听到了大觉山的名字
并第一次走进她 
依然记忆犹新  是哪一路淡淡的野香
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气
和那歪歪扭扭的羊肠小道   陡峭的石阶 
把我引进了一个散发着缕缕檀香的巨大岩洞  那样一处  
迷人陌生又神秘的世界  从此
大觉山  成了我爱情的恒久归宿
精神慰籍和梦想的家园
 
  朋友  如果你要问我
大觉山有多高
我只能如实地告诉你
大觉山算不的山中的伟丈夫
  朋友  如果你要问我
大觉山美在那里
我也只好遗憾地告诉你
我还无法确切地说出
最好  你自己去亲临  去感悟
当然  我也能以大觉山子民的身份
为你说出个一二
来表达我对大觉山母亲的骄傲和自豪
 
在我的心里
大觉山是有着谜一样的身世
小伙一般的体格  少女一样的芳容的
岁月的河流从不曾带走他些许的年轻
大觉山又是有着月儿一样的沉静
太阳一样的热情  星星一样的清澈的
风霜雨雪的侵蚀从不曾改变她洁净奔放的心
 
起伏于无边风月  俯仰于天地之间
钟灵毓秀的大觉山曾滋养出震古烁今的李媾思想
光照临川之笔  融进烟波古临川的文化浩瀚
以自己的高度  巍然屹立于中华五千年历史
闪耀在世界文明的东方 
 
大觉山的画卷流光溢彩  令人目不暇接
大觉山的传说百回千转  令人联翩浮想
今天  大觉山又以山不在高  有仙则名
勇气和自信  从容与无畏
 
创造出一个个新的人间伟业和奇迹
续写着一页页新的绿色华彩和铿锵篇章
一如既往  依旧风光
笑迎四面八方

 

 


2
、相   

    
资溪文联  黄新文

东风用温柔的拳头打败了北风
酥软了冬天的骨头
阳光绽放七彩的笑脸
拂去了龙王爷失恋的泪
破土而出的春
温润了江南人潮湿的心
一把黝黑的犁
搅醒了田野攒了一冬的梦

土地怀孕了
可以想象
幸福钻入心扉的模样
风儿含着一笛绿叶
一首情歌在春天的种子里发芽
所有的梦想都醒了
悄悄爬上树梢
向天空绽放绿色的笑脸 
生命的渴望

山野湿润了
紫燕的眼神湿润了
桃花的脸颊湿润了
少女的心事湿润了     
一场盛大花事在她的情怀里萌动

风儿打探怀春的心事
能听到田野和心拔节的声响
小溪也揉着惺忪醒来了
踏着春的心律
一路歌吟
传播些朦胧的韵事
好像春怀的是他的孩子

羞涩的春姑娘被花事的青藤缠绕
一开口,樱桃儿就红了
还有羞答答的桃红杏白
泼辣辣的菜花黄草儿绿
彼此簇拥着偎依着
尽情享受着爱的温柔进攻
蝶翅将她们的馨香与浪漫
扑棱到我们眼前

春雨染过的情趣
奔走在春光漾漾的田野里
洇红了
季节蠢动的心事
柳枝上的蓓蕾
已绽出伸手可及的平仄
我的笔头湿润了
春已被挽进了诗行

评论()   |  

评论这篇文章

您的昵称(不要超过20个字符):

评论内容(最多400字):

资溪县民生博客

民生留言


昵称:
电话:  (不公开)

 勾选本项只允许博主可见留言

想说的话... (还能输入300)

本地民生工程

暂无

最新留言

  • 市民留言

    2017-01-19 07:39:41

    昊书记:吴文辉县长是应该被资溪下面法制办主任、执法大队大队长及鹤城城党委书记“邦架‘准确说他们汇报假情况而作出错误决定,造成严重后果。东乡也有类似情况,如原葛斌县长当事人在行政中心办公室找到陈述问题但被国土资源局原局长付冬根一阵胡说,问题黄了,不理踩。对了这个付冬根是不是判刑了
  • 民生留言

    2017-01-12 02:22:05

    权力大于法,处理三个混蛋结束,县长如之纳河
  • 百姓留言

    2017-01-12 01:58:34

    "权大于法"结果如何视目以待,穷山恶沟好不容易出大觉山,全国人民怎么看资溪
  • 厉害留言

    2017-01-10 09:45:42

    当地执法部门无视司法权威组织强拆,是已经涉嫌侵害合法财产的刑事犯罪行为,司法部门应及时介入调查,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据梨视频报道,江西抚州资溪县证照齐全的在建房遭到强拆,面对质疑,县国土局执法人员不仅声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拆”,还称“权大于法”,“老板”让拆就拆;县法制办主任笑言“法治是笑话”;镇党委书记坦白道“政府也会违法”,但他又不承认这次拆迁是违法的。
  • Lakesha留言

    2016-08-06 22:13:36

    You're the grsetaet! JMHO

最新回复

  • 对网友huihui的回复

    2012-05-29 16:32:45

    回复给网友“huihui”:已经在修了。而且是高标准修建。

站点统计

  • 访问量:511902
  • 文章数:19
  • 留言数:214
  • 评论数:5